首页 首页 资讯 综合 查看内容

iCross Fund:盘点2017纽约房地产市场10套最贵豪华公寓

2017-12-22 13:11| 发布者: 勤远传媒| 查看: 1693| 评论: 0

摘要: iCrossFund最新报告统计了2017年纽约房地产市场豪华公寓销售的top10。与去年相似,2017年最贵的10套住宅销售记录依旧被新开发的楼盘占据。但不同的是,2017年纽约最昂贵的房地产交易还包括几个主要的房屋转售。总的 ...

iCrossFund最新报告统计了2017年纽约房地产市场豪华公寓销售的top10。与去年相似,2017年最贵的10套住宅销售记录依旧被新开发的楼盘占据。但不同的是,2017年纽约最昂贵的房地产交易还包括几个主要的房屋转售。总的来说,今年纽约豪宅销售的top10增加了5.529亿美元,比去年的5.174亿美元增长了6.8%,其主要原因是由于本周在公园大道432号达成的9,110万美元的交易。

以下为iCrossFund盘点的2017年纽约房地产市场豪华公寓销售记录的top10

1.432 Park Avenue, #92, #92B, #93B | 销售价格:9,110万美元

2017年12月,一位匿名买家以9,110万美元的价格,同时购买了位于公园大道432号的三套公寓,其总面积占地11,906平方英尺(约合1,106.1平方米)。本月早些时候,这位匿名买家已经签订了相关合同,要求共投资1.2亿美元。据了解,该公寓的平均购买价格为每平方英尺7651美元,比其他品牌的豪华公寓的价格要低很多,其中就包括432公园大道的豪华公寓。

2.432 Park Avenue, #85 | 销售价格:6,570万美元

2017年,一名神秘买家以6,570万美元(约合每英尺8,144美元)的价格在公园大道432号购买了一套公寓。今年1月这次成功的交易,成为该楼盘迄今为止第三高的价格。除了最近出售的三套共管公寓外,最昂贵的是2016年沙特零售巨头Fawaz Al – Hokair以8,770万美元抢购的一套豪华公寓。记录显示,Parklight 公司在2013年的签订了合同并购买了85号公寓。这套全层公寓在之前从未上市,设有五间卧室、一座图书馆和一座燃木壁炉。

3.432 Park Avenue, #83 | 销售价格:6,520万美元

香港亿万富翁何猷龙(Lawrence Ho)也在432公园大道项目的房地产交易中大赌一把。据悉,他在2017年3月以6,52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一套83层的豪华公寓。作为新濠国际发展的首席执行官的何猷龙,通过一家被称为Valor Dragon Limited的公司,在2015年签订了合同,并购买了该公寓。《福布斯》报道,作为澳门赌王何鸿燊之子的何猷龙,其身价达到了17亿美元。巧合的是,何猷龙投资的这套房产也像是一场赌博。据了解,根据今年1月提起的一桩诉讼,这栋建筑的83层至85层遭到了大楼内部“洪水”的破坏。

4.960 Fifth Avenue, #3AB | 销售价格:5,500万美元

今年5月,艺术品经销商罗伯特·埃尔斯沃斯(Robert Ellsworth)位于960 Fifth Avenue的富丽堂皇的公寓以5,5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,该价格比预估的3,500万美元高出1,800万美元。整个楼层共有22个房间,包括4个卧室和多个壁炉。埃尔斯沃斯于2014年去世,他和他的长期伴侣、日本厨师Masahiro Hashiguchi一起住在罗萨里奥·坎德拉(Rosario candela)设计的大楼里。目前,买家的身份并不完全清楚。有消息称,SABMiller啤酒集团的卡洛斯•亚历杭德罗•佩雷兹•戴维拉(Carlos Alejandro Perez Davila)可能是该公寓的买家。但据《纽约邮报》报道,Standard Industries的联席首席执行官大卫•米尔斯通(David Millstone)和他的妻子詹妮弗(零售巨头塞缪尔•海曼之女)是该公司的秘密买家。

5.15 Central Park West, #PH40B | 销售价格:5,060万美元

来自中国金辉集团(Radiance Group)的一名高管以5,06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位于中央公园西侧(15 Central Park West)鲍勃·戴蒙德(Bob Diamond)的一套豪华公寓。记录显示,买家是以Senza Nome公司的名义购买了此处房产,共支付了5,060万美元,约合每英尺9,568美元。据了解,Senza Nome公司与金辉地产控股有限公司(Radiance Property Holdings Ltd)的首席财务官董仲文(Gongwen Dong)有直接关联,后者曾在432 ParkAve购买了一套价值3,300万美元的公寓。2009年,巴克莱(Barclays)前首席执行官戴蒙德以3,7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套公寓。这套面积5,278平方英尺的公寓共有四个卧室,一个34英尺高的画廊,一个图书馆和一个厨房。

6.56 Leonard Street, #PH60 | 销售价格:4,790万美元

2017年,一个神秘的买家投资近4,800万美元买下了Alexico Group在翠贝卡(Tribeca)地区的最昂贵的顶层公寓(56 Leonard )。位于特拉华州的Uticon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(Uticon Investment Holdings LLC)以每平方英尺6,026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套拥有四间卧室、一座图书馆、音乐学院和健身房的顶级公寓。这栋层叠模块型的大楼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。金融危机之后,Alexico在2013年将海因斯(Hines)带到了董事会,并使得该大楼于2016年彻底完工。

7.San Remo, #2627C | 销售价格:4,500万美元

女演员黛米·摩尔(Demi Moore)在刊登出她公寓销售信息的两年之后,终于将这个位于SanRemo,拥有17个房间的合作公寓卖给了一个信用评级只有M2的买家。4,500万美元的价格——虽然远低于摩尔最初要价7,500万美元的价格——却足以成为这座建筑有史以来最昂贵的交易。据报道,摩尔的前夫布鲁斯·威利斯在25年前为这套公寓支付了700万美元。2015年,这位女演员在《纽约时报》上对记者表示,“这个公寓‘太宏伟’了,走进这个大楼的时候,会让人觉得不想再踏出这栋宏伟的建筑。”

8.432 Park Avenue, #84B | 销售价格:4,460万美元

公园大道432号发生的一场“特大洪水”差点破坏了交易,但龙舌兰酒的继承人,胡安·贝克曼·维达尔(Juan Beckmann Vidal)在今年5月的成功的购买了位于432号公园大道的84层公寓。2016年,在洪水破坏了公寓之后,Vidal曾起诉Macklowe Properties和CIM集团,当时要求归还他1,160万美元的押金。记录显示,创立了何塞·库尔沃(Jose Cuervo)的维达尔家族以每英尺8,227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该栋大楼的半层公寓。据《福布斯》称,维达尔和他的家人的身家已经达到了56亿美元。

9.The Pierre, #PH | 销售价格:4,400万美元

芭芭拉·茨威格(Barbara Zweig)这套位于曼哈顿的顶层公寓(三层公寓)曾是这座城市最昂贵的房子,2013年的标价曾达到了1.25亿美元。但在经历了4年多次降价之后,买家795 Properties(LLC . LLC)只支付了4,400万美元(约合每英尺3,666美元)便拿下了这套面积达到12,000平方英尺的房产(约合1114.8平方米)。已故金融家马丁•茨威格(Martin Zweig)在1999年以2,15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套拥有16个房间的三层公寓,创下了当时的纪录。Zweig曾在2004年以7,000万美元的价格试图售卖,但并未成功。这套位于皮埃尔酒店顶层的三层公寓曾经是酒店的舞厅。该公寓还设有有一个图书馆,四个露台和一个私人电梯。

10.443 Greenwich Street, #PH | 销售价格:4,390万美元

F1赛车手刘易斯·汉密尔顿(Lewis Hamilton)以4,4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位于翠贝卡区(Tribeca) 格林威治街443号的豪华公寓,该公寓设有两个私人停车位。这套三层公寓于去年进入房地产市场,当时的报价为5,400万美元。它占地8,900平方英尺,有五间卧室,一个面积为3,246平方英尺的露台,一个游泳池和厨房。由内森·伯曼(Nathan Berman)的MetroLoft开发的443格林威治(Greenwich)星光熠熠,吸引了像瑞安·雷诺兹(Ryan Reynolds)和布莱克·莱弗利(Blake Lively)这样的名人,还有詹妮弗·劳伦斯(Jennifer Lawrence)。“可以这么说,我们90%的买家都是家喻户晓的名字,”伯曼如是说道。

分享至:
| 收藏

公司 & 人物

ADAYO华阳与地平线达成战略合作 助力智能网联汽车发展
ADAYO华阳与地平线达成战略合
  4月19日,2021上海国际汽车工业展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(上海)如期举行,ADAYO华阳携
重磅!小浣熊被评为“福建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民营企业”
重磅!小浣熊被评为“福建省抗
  近日,福建省工商业联合会、福建省光彩事业促进会下发《福建省工商业联合会关于对
热烈庆祝 | 青李人力青岛分公司隆重开业
热烈庆祝 | 青李人力青岛分公
  2021年3月6日,文艺复兴集团旗下——青李人力青岛子公司隆重开业。青李人力总部位
全程管家更省心!业之峰“2021全年第一签”来了
全程管家更省心!业之峰“2021
  装修工程环节多、工期长,让人疲于奔命,一不小心还容易掉入各种消费“陷阱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