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首页 专题 查看内容

华为“迷茫”:领跑者的孤独

2016-6-12 22:31| 发布者: 企业小编| 查看: 8685| 评论: 0

摘要:     在5月30日的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,华为创始人、总裁任正非有一个著名的讲话,其中一段尤为引人关注,他说:“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、摩尔定律的极限。而对大流量、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,华为已感到前途 ...

  [摘要:这就是任正非,他的眼里总是充满忧虑,即使在有国家领导人出席的科学大会上,任正非向外界传递的依然是他的忧虑而非信心,这甚至让他的讲话听起来有点不太合时宜。比如他说:“如果(华为)不能坚持创新,迟早会被颠覆。”]

  在5月30日的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,华为创始人、总裁任正非有一个著名的讲话,其中一段尤为引人关注,他说:“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、摩尔定律的极限。而对大流量、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,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,找不到方向。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。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,没有理论突破,没有技术突破,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,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。”

  人们关注的是华为的迷茫,人们不解的是:“华为怎么也会迷茫?”

  在大多数中国人的观念里,华为乃是中国最出色、最成功企业,任正非乃是中国企业家群体的顶尖精英,这样的企业,怎么可能迷茫呢?

  因此,“华为的迷茫”在相当多人的理解里是任正非的谦辞,这也符合任正非给人们留下的一贯印象。任正非极少谈及华为的成功,他更愿意谈华为的问题。

  人们还清楚地记得,2001年,华为发展势头正好,任正非突然抛出一篇《华为的冬天》,开头这样写到:“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,对成功视而不见,也没有什麽荣誉感、自豪感,而是危机感……失败这一天是一定会到来的,大家要准备迎接,这是我从不动摇的看法,这是历史规律。”

  16年过去了,华为的冬天并没有来;相反,人们看到了一个欣欣向荣的华为。在“冬天来了”的忧患中,华为正在成长为中国乃至全球最优秀的企业。

  这就是任正非,他的眼里总是充满忧虑,即使在有国家领导人出席的科学大会上,任正非向外界传递的依然是他的忧虑而非信心,这甚至让他的讲话听起来有点不太合时宜。比如他说:“如果(华为)不能坚持创新,迟早会被颠覆。”

  如果你只听任正非的言论而不看华为的业绩,你甚至会对这个企业失望,至少你会以为“华为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好”。有趣的是,华为在任正非不停的唱衰中持续成长着。

  这就是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”。

  相反,我们发现在自己领导人眼里完美无瑕的企业,差不多都出了问题。最典型的当属董明珠和她的格力电器。

  在我看来,只有当你走在所有人前面的时候,你才有可能迷茫;而敢于说出“迷茫”二字,正说明任正非的清醒。

  这正是我要为任正非以及华为的“迷茫”大声叫好的原因。

  时至今日,中国大多数企业仍然行走在“跟随者”的路上

  今天,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令世人刮目相看。以我最熟悉的家电行业为例,在中国,几乎所有的家电产品如空调、彩电、冰箱、洗衣机乃至手机产品,都是本土品牌处于领先地位;退回到10年前,这样的情景几乎是不可想象的。但是,如果你站在全球的高度看中国企业,你会有不同的发现,和国际企业相比,中国企业仍然缺少很多。

  缺什么?缺少领导世界的能力。

  作为追随者,我们和领跑者的距离已经接近,但不意味着我们已经成为领跑者。

  99°和100°仅有1°之差,但是,99°的水不是开水而100°是。

  领跑者和追随者的区别是什么?是领跑者的前面没有路而追随者的前面有。

  中国企业和国际企业的差距的确在缩小,但是,绝大多数中国企业仍然无力承担领跑者的责任。这不是勇气的问题,这是实力的问题。

  只有跑在前面的探路者才有会迷茫

  正因为前面没有路,所以,领跑者常常会生出“迷茫”感。因为他不知道迈出去的下一步,是康庄大道还是万丈深渊。

  这正是领跑者的伟大之处。和追随者不同,领跑者或者说探路者的肩头承担了两个责任:一个是自身企业生存的责任,一个是为别人探路的责任。而追随者不必承担探路的责任。

  任正非说,“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,处在无人领航,无既定的规则,无人跟随的困境。华为跟着人跑的‘机会主义’高速度,会逐步慢下来,创立引导理论的责任已经到来。”

  千万不要以为华为失去了发展后劲,更不要以为华为出了什么大问题。实际上,任何一个追随型企业蝶变成为领导型企业,都将经历这样一个痛苦的过程,如果你没有经历这样一个过程,只能说明你还不具备领导世界的能力。

  站在这个角度看,我希望未来有更多中国企业经历“华为式迷茫”,这意味着中国企业集体性蝶变的时刻即将到来。

  过去,作为追随者,我们只须在别人趟出来的路上走就行了,我们所有的努力只为和领跑者缩短距离。

  一旦进入无人区,作为探路者,没有人告诉你该往哪里走及道路何在,一切都靠你自己去探索,失败的概率可能会很高。

  华为是最早进入“无人区”的中国企业,大多数人尚难以体会任正非“迷茫”的滋味。

  唯有基础理论研究方能奠定领跑者地位

  谁能帮助任正非廓清他心头的迷茫?答案是:基础科学研究。

  对此,任正非十分清醒。他说:“华为有八万多研发人员,每年研发经费中,约20—30%用于研究和创新,70%用于产品开发。很早以前我们就将销售收入的10%以上用于研发经费。未来几年,每年的研发经费会逐步提升到l00-200亿美元。”这段话的看点在于“20—30%的研发经费用于(基础)研究和创新”。

  他还说:“华为过去是一个封闭的人才金字塔结构,我们已炸开金字塔尖,开放地吸取“宇宙”能量。加强与全世界科学家的对话与合作,支持同方向科学家的研究,积极地参加各种国际产业与标准组织,各种学术讨论,多与能人喝咖啡、从思想的火花中,感知发展方向。有了巨大势能的积累、释放,才有厚积薄发。”

  基础性探索具有很大不确定性,失败的概率非常高,甚至一个人研究了一辈子,最后只为证明“这条路行不通”。

  所以任正非说,要允许失败,允许一辈子快乐地平庸,“人类社会的发展,都是走在基础科学进步的大道上的。而且基础科学的发展,是要耐得住寂寞的,板凳不仅仅要坐十年冷,有些人,一生寂寞。”

  在过去相当长时期内,中国企业从事的研究基本上局限于应用技术层面。所谓“应用技术”,通俗地讲就是别人已经发明了某个产品,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产品做得更好。比如,苹果发明了智能手机,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智能手机做得外观更漂亮、成本更低,以及使用更方便,仅此而已。

  为什么中国一直缺乏原创产品、发明性产品、革命性产品?根源在于我们缺乏基础理论、基础技术层面的突破。这实际上也是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难以与国际巨头抗衡的深层原因。

  如果中国一直突不破基础技术、基础理论这道门槛,则中国不可能成长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企业,不可能诞生出受世人尊敬的国际品牌。

  为什么这些年华为越走越快?答案就在它高达15%(当年营业额)的研发费用里。在全球研发投入最多的20个工业企业里,中国仅有华为一家企业上榜。为什么大多数中国企业没有华为那样的发展后劲?因为他们舍不得在技术研究上投入,当然,他们也没有能力进行如此大力度的投入。

  不过,和苹果、谷歌、微软等全球领先的科技巨头相比,华为仍有不小差距,甚至和三星这样的企业相比华为差距也很明显。我们之所以对华为的未来充满信心,很大程度上因为华为已经具备了国际企业的基因。

  也许五年之后,人类的某个重大发明、发现会诞生在华为,若此,则华为将彻底蜕变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国际领军企业。但今天,它还不是。

  任正非说,华为“不以成败论英雄”,“不完美的英雄,也是英雄”,“我们也会从沉浸在产品开发的确定性工作中,加大对不确定性研究的投入,追赶时代的脚步”,他还说,“公司要具有理想,就要具有在局部范围内抛弃利益计算的精神。”

  显然,华为已经做好了在“无人区”进行艰苦卓绝战斗的准备。

  我为华为今天的“迷茫”叫好,但我更期待华为明天的精彩。

分享至:
| 收藏

小黑屋|手机版|无图浏览|企业家在线 ( 粤ICP备09209953号|人工智能  

© 2012-2017 企业家在线  Powered by Ceoim ! X3.2